推荐资讯

讲过各个诸侯手下需要注意的那些人韩当虽然也算在里面不过马超只

发布时间:1970-01-01 08:00 浏览:
 才应该是他陈生如今的想法,只是他却什么都不能说。
 
    所以韩当说道,“好,陈将军能如此想,我很欣慰。想来主公知道了的话,也一样儿会如此的!”
 
    陈生依旧是满脸堆笑,不过心里却腹诽着,就凭咱们这几千人,能挡住人家凉州军多久?你当你韩当韩义公是霍峻霍仲邈呢?要说荆州就那么一个,不对,全天下也只有那么一个霍峻啊。当然了,要说也许还有比其根厉害的,zhègè也不是没有可能――
 
    陈生此时是赶紧说道,“为我军镇守罗县,在下是义不容辞!”
 
    说着,确实是大义凛然,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是他陈生自己心里最清楚。
 
    而韩当此时则正色道:“陈将军!”
 
    “末将在!”
 
    在如此正是的场合,陈生就不能在下在下的了,毕竟韩当是他的上级,所以他也是自称末将。
 
    “此次是我军和之前投降的荆州军士卒,第一次并肩作战,所以还望陈将军能全力以赴,与我共守城池!”
 
    “诺!末将谨遵将军之令,与将军共守城池!”
 
    不过在心里,陈生可把韩当骂坏了,心说你韩当韩义公守城就守城得了,还非得把我给拉下水啊,这回可真是躲不过去了――
 
    陈生这时候在心里是直叫苦啊,心说好事儿从来都没有自己的,可这事儿怎么少不了自己的呢。(未完待续……)
 
 
第九六四章 攻罗县韩陈守城
 
    要说这个也真是,不能怪陈生牢骚满腹,毕竟这个事儿,估计换在其他人身上,估计也得如此,更何况陈生不过就是一个降将呢。他毕竟和江东军没有什么感情,至于说孙策,那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摊上了这事儿,你让陈生如何去想呢。
 
    而韩当看已经敲打完了陈生,那么今日的目的就已经是达到了,毕竟这个才是他主要的目的。韩当那么多年的经验,他当然是知道,如果说那些投降了的荆州军士卒要和己方不好好配合的话,那么真就是挡不住人家凉州军多久。
 
    可要是反之的话,那么也许就能抵挡不少时日了。当然了,韩当他确实没指望着就凭借自己这罗县城的几千人,就能守得住罗县。毕竟人家凉州军有五万人,人家是以万来计算的,而自己这边儿还是以千来算人马呢。
 
    至于是占据了守城的优势不假,可这个优势在人家五万大军的面前,其实还是不够看的啊。
 
   
 
    最后,只听韩当说道,“明日,一切就看陈将军的了,务必要让凉州军好好看看,让黄汉升、张益德他们好好看看,看看我军之威!”
 
    “诺!末将定不负将军所望!”
 
    韩当点了点头,然后便对陈生摆了摆手。“好了,陈将军自便吧!”
 
    “诺!”
 
    陈生是如蒙大赦啊。不过却是腹诽着,而且还是满腹牢骚地离开了韩当的府中。对于这些,韩当虽然是不知道,但是多少能感觉到一些。不过他也什么都不能说,不管怎么说,如今都得靠着他陈生,要不就凭借自己的话,还真是。不好守城啊。
 
    等陈生离开了之后,韩当自言自语,喃喃地说道,“但愿陈生你能真正为我军出力,而不是朝三暮四!”
 
   
 
    说实话,在孙策他们临离开罗县之前,周瑜是特意见了韩当。而当时两人的话,韩当此时还历历在目,当时的情况是……
 
    “韩将军!”
 
    周瑜可精明着呢,他可是知道,像程普、韩当、黄盖祖茂他们,最厌恶别人叫他们老将军。所以周瑜几乎就是从来都不在他们几人面前说老这个字。所以这几个人对周瑜的印象,那可以说是特别好。周瑜年纪小是小,不过谁也不敢小看他,而且他的本事,也确实是众人公认的。
 
    “公瑾。不知公瑾有何事?”
 
    韩当倒是没想到周瑜来找他,看来这里面是有事儿啊。虽然自己和周瑜也有接触没错。可能让周瑜这时候来见自己,那么肯定不是什么小事儿。
 
   
 
    周瑜对韩当说道,“不瞒韩将军说,瑜此次正是为了罗县而来!”
 
    韩当眼眉一挑,问道:“公瑾,此话怎讲?”
 
    周瑜一笑,就说了两个字,“陈生!”
 
    “哦?公瑾之意是说?”
 
    周瑜把他所想的,简单和韩当说了一下。在周瑜看来,陈生是迫不得已才投降了己方,那么要是其他人来围攻罗县呢?他也许还会再次投降别人,这个不是不可能,反而还是很可能。所以周瑜就把他的想法对韩当说了,那意思就是让韩当有所防范。
 
    毕竟韩当要是没有防范的话,那么最后很可能就要在“阴沟里翻船”。最后身死也不是没可能的,在周瑜看来,一个罗县丢了就丢了,但是韩当不能有失。这个不止是己方少了一个大将的问题,可以说韩当他们几员老将,对于己方的意义更大,这个绝对不是一般般的人所能比的。而周瑜还能不明白这些吗,所以他自然是要让韩当对陈生有所防范。
 
   
 
    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韩当就记住了周瑜的话,一定要防范陈生,尤其是在敌军攻城的时候。这不到了如今这个时候,韩当是依旧记得周瑜的话呢,他绝对不会对陈生掉以轻心。如果说不是因为守城要靠着他,韩当都绝对不会让他出现在罗县的城头上的。
 
    毕竟周瑜的话,如今还依稀在耳边,那就是,陈生,不可信也,务必要“防患于未然”!
 
    对于周瑜的这话,韩当是从来都没有忘过,他基本上一看到陈生,就能想起来这话。也确实,不得不说,周瑜在江东军的地位,在韩当他们这几个老将的眼中,都是什么样儿的。几乎是没有人能不在乎不在意他的话,至少周瑜是什么本事,他们还是都知晓的。
 
    有些东西,你不服不行,如果说就去比武艺的话,韩当他们当然没有人会服周瑜什么,但是要说道用兵、谋略什么的,他们也确实是都承认,自己不如周瑜多了。
 
   
 
    凉州军在罗县城外休息了一日,然后第二日,便准备大举进攻罗县了。
 
    当然这次带兵攻城的将领依旧是马岱,这也是马超特意把马岱派去和黄忠、张飞他们一起,来到了罗县。说实话,如今带兵攻城。也只有马岱最为合适,其他人。还真是,确实不合适。
 
    黄忠此时望着罗县城头,然后转过头对马岱说道,“伯瞻,今日战事就靠你了,试探进攻即可。我倒是要看看,他韩当韩义公,到底是有多少斤两!”
 
    马岱一听。说道:“诺!”
 
    而一旁的张飞,此时则是笑道:“伯瞻,攻城的事儿,可就看你的了。能不能让江东军那些杂碎怕咱们弟兄,就都看你这几日的表现了!”
 
    黄忠属于后加入凉州军的,如今和马岱还不算是太熟,但是张飞这些元老人物。倒是和马岱非常熟悉,并且关系很好,有时候开开玩笑,都无伤大雅。
 
   
 
    而马岱一听张飞的话,也是一笑,“那是自然。大帅,益德,你们就瞧好吧,我去也!”
 
    在黄忠和张飞两人的注视之下,马岱一挥手。便招呼着己方士卒奔向了罗县。
 
    “弟兄们,莫要辜负了主公对我们的期望。随我冲啊!”
 
    “杀!”
 
    号角声和战鼓声响起,就在两种声音和战场厮杀声之下,马岱是带着己方士卒,向罗县而去。
 
    对于守御罗县的韩当和陈生,陈生其人,基本上是被马岱给无视了。也就是韩当吧,还算是比较被马岱重视。毕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儿”,怎么说其人都是江东军元老人物,那是跟着当年“江东猛虎”孙坚孙文台南征北战的老人儿。所以就凭这一点,马岱都不可能小看了其人。
 
   
 
    而且马岱也听过自己主公,同样是自己大兄,讲过各个诸侯手下,需要注意的那些人,韩当虽然也算在里面,不过马超只是说其算是二流人物,所以不用太过担心,凭借己方的实力还是能对付得了的。
 
    看到马岱带着凉州军士卒攻了过来,韩当高举环首刀,然后直接便指向了城下的马岱他们,喊道:“弟兄们,主公把罗县交给我们,我们不能就这么给丢了,守住城池!!”
 
    “诺!”
 
    别看凉州军是人多,可人多又能如何,至少还没有开始战斗的时候,可以说江东军还真是,没有什么太过害怕的。
 
    可是陈生的心里,此时却是在叫苦。心说这么多凉州军士卒,己方能守住多少时日?
 
    不过在韩当面前,他还不能露怯,所以此时也是跟着喊道,“弟兄们,守住城池,莫要让敌军上来了!”
 
   
 
    他这话当然不是对江东军说的,而是对那些跟着他一起投降的原来属于荆州军的士卒说的。
 
    毕竟之前韩当他也说得清楚,就是让陈生必须要好好指挥那些投降了的荆州军士卒。韩当也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差点儿,在这上,确实是不如人家陈生。毕竟他们跟着陈生多久了,而跟着自己才多久?
 
    城头依旧是爆发出了一声高呼,陈生心下满意,心说自己这荆州军士卒,也不比你们江东军差什么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