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燕九和小毛也感觉到了我有些生气对于小人我可以比他更小人

发布时间:2018-06-09 16:43 浏览:
 王亮看了一会儿相片之后,慢慢地将相片放在了桌上,我看了一眼那张相片,是王亮和一个女人的相片,那个女人的年龄看上去比王亮大一点,相片上那个女人亲密的搂着王亮的肩膀。
 
    王亮的视线始终在相片上,然后笑了笑说道:
 
    “她是不是很漂亮?她是我的亲姐姐”
 
    王亮在说完她是我的亲姐姐之后,双目流出了泪水,然后激动大声的喊着:
 
    “姐!你放心,我一定找到土猫扒了这畜生的皮来祭奠你!”
 
    看着眼前这个刚才燕九被掐的都快窒息了都没有求饶过的王亮,我能感觉到王亮对她的姐姐情之浓,悲之切,也许只有失去了过最亲的人才能体会这种悲伤。
 
    我没有再继续问王亮什么,我知道这并不是他装出来的,我拍了拍王亮,说道:
 
    “我们坐下来聊聊吧!”
 
    我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王亮轻轻的将相片发在了抽屉里,然后坐了过来,低着头开始讲述着。
 
    原来王亮本是一个成绩优异好学生,有一次土猫来学校收保护费,看上了王亮的姐姐,土猫便让手下的小弟去找王亮姐姐的麻烦,土猫便出来英雄救美。
 
    土猫和王亮的姐姐认识了以后没多久两个人便开始恋爱了。
 
    有一次王亮的姐姐无意中发现土猫吸毒贩毒,便提出了分手,土猫怕王亮的姐姐报警,所以强迫王亮的姐姐沾上了毒品。
 
    当王亮知道他姐姐吸毒的时候,王亮的姐姐因为已经欠了好多钱。后来土猫用王亮的姐姐威胁王亮,让王亮在学校里收保护费,卖一些摇头丸之类的迷幻药,而尊皇台球之所以执照上写的是王亮的名字就是让王亮来做替罪羊。
 
    郭笑事发之后,土猫为了筹钱跑路,绑了王亮的姐姐让王亮拿钱来赎人,王亮开始在学校里疯狂的收保护费,土猫拿了钱以后告诉王亮他姐姐被关在一个废弃的船厂仓库里。王亮本以为这次找到她姐姐以后就可以逃离土猫的魔掌,但是王亮找到他姐姐的时候他姐姐已经死了很久了。
 
    王亮这次回来就是想偷偷的拿了营业执照,卖了尊皇台球,弄些钱然后开始找土猫报仇。
 
 第二百九十四章 新招
 
    听了王亮所讲的,我心情有些沉重,这个土猫虽然是个小混混,但是现在却有两条人命死在他的手上。
 
    “张哥!王亮我找到了,你来一下船舶职高对面的尊皇台球,我在这等你”,我挂了张泽林的电话后,看着王亮,有些好奇地问道:
 
    “为什么你刚才一见到我们,你就要跳窗户跑呢?”
 
    王亮情绪还是有些低落,只是淡淡的说道:
 
    “我以为是警察!虽然我只是在学校里收了点保护费卖点摇头丸,但是我现在还不能进去,我要找土猫,我必须亲手解决了这个畜生”。
 
    我又问了一些关于土猫的事情,不一会儿,张泽林走了进来。
 
    王亮一看见是警察,怀疑的看我一眼就准备要跑,我摆了摆手说道:“不用紧张,没事!”
 
    我起身走到了窗边扒了一下百叶窗,看到楼下还有几辆警车。
 
    “怎么样?张哥没有让你难做吧!”张泽林走了过来,跟我一起看着楼下,张泽林的意思是他自己一个人先上来看看情况,怕我做一些出格事情被别的警察看见。
 
    我点了点头,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张哥!这次可能让你白跑了一趟,事情有些变化!”
 
    张泽林诧异的看了看我,然后皱了皱眉头,拿出了对讲机说道:“收队!你们先回去”。
 
    我跟张泽林讲了一下王亮的事情之后,张泽林半信半疑的问道:
 
    “你的意思是,你想保他?”
 
    我点了点头,有些歉意的说道:“张哥!真不好意思,你刚刚调来东城,本想让你有些成绩,但是没想到会是这结果”
 
    张泽林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沉默了好久才开口说道:
 
    “我先走了,记得你欠我一顿湖心亭餐厅!”
 
    “一定”我对着转身离开的张泽林保证的说道。
 
    张泽林走后,王亮抬起头,一脸疑惑的问道:“为什么帮我!”
 
    我没有回答王亮的话,只是走到写字台上拿起了工商执照,用手指了指。
 
    王亮轻轻的摇了摇头犹豫的说道:
 
    “虽然你帮了我,但是这件台球室不能给你,我要找土猫报仇,我需要钱”。
 
    “钱我可以给你,你也应该知道些我和土猫的恩怨,所以这个仇我也可以帮你报”,我砸吧了一下嘴,然后淡淡的说道。
 
    王亮开始沉默的衡量着我说的话,随后王亮抿了抿嘴,有些为难的说道:
 
    “对不起,虽然你说的话有些道理,但是这个仇我还想自己来报……”
 
    小毛听见王亮这么说了之后,用手指着王亮,愤怒的大声说道:
 
    “别特么给脸不要脸,你信不信老子我……”
 
    “小毛,我们走!”
 
    我怒喝一声,打断了小毛的话,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燕九临走时还对着王亮做了一个割头的威胁手势。
 
    回去的路上,我一言不发,燕九和小毛也感觉到了我有些生气。对于小人我可以比他更小人,但是对于一个真汉子,我还真有些下不去手,看来我还是我心太软。
 
    燕九刚把车主动地走了出来,热情的说道:
 
    “林老板,今天怎么这么有空来我这里转转!走走上我办公室喝茶去”。
 
    刚到二楼就看见走廊里每个包厢门口都站着一个服务生,还听见好几个包厢里都有音乐声,我不可思议的看一眼唐维胜,笑了笑向办公室方向走去。
 
    “林哥,你先坐,我去给你沏茶去”唐维胜说完就开始忙着倒水沏茶。
 
    我坐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抿了一口茶,看了一下时间才一点多,便有些好奇地问道:
 
    “维胜,这是什么情况?”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