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在罗县城头守御的将领一个是两人除了韩当韩义公之外想必那个便是

发布时间:2019-01-31 17:46 浏览:
而在一旁的韩当,此时心说,还好,如果陈生真是尽力去守城,那么自己自然是不会把他如何。可他一旦要是有了异心的话,那么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黑了!
 
    韩当他肯定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就是了,并且周瑜的话,可以说对他的影响太大了。当然,他认为是有道理的,所以才如此。如果他认为没有什么道理,他也不会如此就是了。
 
   
 
    陈生根本就不知道韩当心里的具体想法,他看到了韩当的表情,还以为自己表现不错,而在哪儿沾沾自喜呢。殊不知,他其实已经算是半只脚迈进鬼门关了,至于到底最后能不能出来。那还得看他的具体表现才行。
 
    看着马岱已经是越来越近,到了弓箭的射程范围。韩当喊道:“弓箭手,放箭!”
 
    “唰唰唰唰……唰唰唰唰……”
 
    马岱一听,再一看,心说,己方早有准备,然后喝道:“盾牌,顶上!”
 
    “哐当、哐当……”
 
    凉州军在最前面的士卒已经是把盾牌给立在了地上,他们这儿算是做好了防范。
 
    韩当一看。既然人家早已有了准备,自然弓箭的威力就弱了,当然这个己方守城也不可能就以弓箭为主,还是得用滚木檑石,热油这些东西才行。
 
   
 
    韩当对着弓箭手把手一摆,说道:“撤下去吧!”
 
    弓箭手下去了,而马岱那边儿。士卒也已经是弃了盾牌,而直接攻向了罗县,马上就来到了城下。于是家架上了云梯车,凉州军便展开开攻城战。
 
    韩当此时是大喊道:“弟兄们,滚木檑石给我往下砸!!尤其是敌军将领,狠狠招呼着!!”
 
    韩当心说。你凉州军士卒人多是人多,可己方如此严密的防守,就不信不能打退了你们。
 
    同时陈生也一样喊道,“弟兄们,给我……”
 
    虽然对于江东军士卒来说。陈生的话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用的。不过对于那些之前投降的荆州军士卒,这话确实是有用。至少比韩当的话可有用多了。要不韩当让陈生指挥荆州军士卒,这个当然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马岱此时心说,今日不过就是试探罢了,所以己方不必是太过拼命,什么都等明日再说。
 
   
 
    凉州军与江东军的攻城守城战,那确实是战况激烈。因为也是第一次试探,而且韩当和陈生两人,也确实是指挥得不错,所以第一日马岱确实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当然了,这个可以说也是意料之中的。
 
    在后观战的黄忠和张飞一看,黄忠对张飞说道,“益德,你看如今的战事?”
 
    张飞闻言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黄忠说道:“大帅,鸣金收兵也可!”
 
    黄忠点头,对士卒说道,“鸣金!”
 
    于是凉州军在此时鸣金了,马岱带着己方士卒退了下来。这都在他预料之中的,他估摸着这时候也该鸣金了,结果果然,黄忠是在这时候让士卒鸣金了。
 
    不过临退下去的时候,马岱下了云梯后,是对着城头大喊道:“韩当韩义公,咱们明日再战!”
 
   
 
    而韩当在听了马岱的话后,是对着城下一笑,“马岱马伯瞻,我韩当是奉陪到底!”
 
    不管怎么说,都不能输了气势,可以说这个是最为基本的东西,所以韩当当然是不会弱了己方的威风,反而还得给予己方士卒以信心,这才行。要是对于敌军的挑衅,你什么都不敢说的话,那么保证,那士卒的士气下降得可快了。
 
    马岱则是冷哼了一声,“哼!但愿如此!我们走!”
 
    说着,便带着士卒回到了黄忠和张飞这儿。而黄忠两人没有说什么,只是一摆手,便带着己方士卒回营了。
 
    看到凉州军离开后,韩当来到了陈生近前,一拍他的肩膀,说道:“陈将军今日不错,还望能再接再厉!”
 
    “诺!”陈生此时也只能是这么说了,其他的话他认为都不太适合。
 
   
 
    韩当在城头,距离陈生可以说很近。不过别看他是忙着守城了,可是对陈生的防备,他也真是没太过松懈,毕竟所谓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韩当不想让陈生有机可乘,那么就得好好看着他才行,要不其人真要是反水了的话,他韩当自认为,自己也不见得能抵挡得住。
 
    毕竟他是对己方的江东军士卒有信心,不过和陈生一起反叛,可是对那些之前投降的荆州军士卒,他可真是,没有信心了。
 
    所以在他注意陈生的时候,也确实是发现了,至少其人在今日,表现得还确实是不错。所以韩当有理由相信,陈生暂时还没有异心,至于说之后的事儿,这谁知道了。不过他还是相信,只要自己能有所防范,并且严加注意他陈生,那么基本上就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对于这个,韩当还是相信的。如果说自己都那么小心谨慎了,还不是陈生对手的话,那么也只能说是天意如此,所以可奈何啊。
 
   
 
    黄忠几人都没说话,便直接回到了己方大营,而他们三人则回到了中军大帐中。
 
 
第九六五章 马黄张算计罗县
 
    三人相继进了大帐,进了大帐后,也没有那么多客套,直接就是坐了下来。
 
    然后此时就听黄忠问向马岱,“伯瞻,不知今日之战事,你觉得如何?”
 
    而马岱则对黄忠还有张飞说道,“今日与江东军一战,我确实是发现了些问题。”
 
    黄忠一听,来了兴趣,忙问道,“不知有何问题?伯瞻不妨直言!””
 
    “诺!回禀大帅,今日在罗县城头守御的将领一个是两人,除了韩当韩义公之外,想必那个便是之前刚刚投降江东军的原来荆州军负责守御罗县的主将陈了!”
 
    这个黄忠和张飞也注意到了,所以两人是不住点头,然后张飞则说道,“确实,应该是陈其人,不知伯瞻你的意思是?”
 
    马岱微微一笑,“看城头的情况,虽然城头士卒的穿着都是江东军士卒的衣物服饰,可二位难道就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吗?”
 
    而这时候黄忠听了马岱的话后,眼眉一挑,“依伯瞻之意,是说?”
 
    马岱嘿嘿一笑,“看来大帅已经是知了,想来看就是如此!”[三国重马孟起]  首发 三国重马孟起965
 
    马岱的语气很是坚定,这是他多年的经验,所以才判断出来的。而黄忠呢,别看其人确实是名声不显,但是那经验比起马岱来。却也一样儿是不会少多少就是了。唯独是张飞,此时是抓耳挠腮的,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在那儿说什么呢。
 
    所以他是有些着急。于是便问道,“大帅、伯瞻,你们这是,到底说啥呢?为何不让老张知道知道啊,别都卖关子行不?”
 
    黄忠和马岱听后,都是善意一笑,于是黄忠此时说道。“这还是伯瞻你给益德讲讲吧,要不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这个!”
 
    张飞一摸后脑勺,对两人说道。“可不是嘛,伯瞻你也给老张讲讲,到底是咋回事儿啊?你们都知道都明白,老张不知道。可是真着急啊!”
 
    张飞话音刚落。三人都是忍不住笑了。
 
    而此时就听马岱说道,“益德,此事其实还得从陈投降孙伯符江东军说起!”
 
    张飞一听,“这事儿是和陈那厮有关系的?”
 
    马岱闻言点头,心说可不是吗,除了他,没有别人了。
 
    张飞来了兴趣,问道。“伯瞻你说咋回事儿,陈那厮……”
 
    “益德你应该知道。陈投降了孙伯符江东军,而当初和他一起守御罗县的荆州军士卒,也是和他一起,都投降了!”
 
    张飞点了点头,这个他当然是知道了,这事儿又不是什么机密的东西,又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张飞可能不知道吗。不过这事儿和马岱要说的,是什么关系?这个张飞倒是不知道了,不过他隐约想到了什么,不过是一闪而过,没有抓住。
 
    张飞此时问道,“伯瞻啊,你说得这些,和你要说的那个问题,有什么关系?”
 
    马岱一笑,直接说道:“当然是有关系了,没有关系我能说这个吗?其实今日我发现的问题就是……”
相关阅读